>

北魏后宫中最疯狂的女人

- 编辑:美洲杯足球彩票 -

北魏后宫中最疯狂的女人

文章摘自《话说天下》作者:张宇程 出版社:华艺出版社 身患重病,她无奈被逐出宫时来运转,她狐媚有术再度受宠恃宠生骄,她心狠手辣除掉亲妹妹淫乱无道,她自作自受喝下毒酒且听阿龙话说天下--北魏后宫最疯狂的女人 这皇宫里,皇上的妃子多得数都数不过来,但是能让皇上真正动心的恐怕就没有几个了,今儿个我就和您聊聊这么一个能让皇上动心却祸乱后宫的皇后--冯妙莲。 北魏延兴四年,也就是公元474年的一天,太师冯熙家诞生了一个女婴,这个女孩就是后来孝文帝的皇后冯妙莲。 虽然这个女孩子并不得父亲的欢心,但14年后,她却被自己的亲姑姑,当时的北魏太后--文明太后看中,召进了宫里。 当时,北魏虽是孝文帝拓跋宏当皇帝,但大权实际上是掌握在文明太后手里的。这个文明太后可是个权力欲极强的女人,她为了能光耀冯家的门第,巩固自己的地位,就把自己的两个侄女都召入了孝文帝后宫,准备随时挑选一个立为皇后。孝文帝对这姐俩是宠幸有加,尤其是冯妙莲,她凭着自己那双勾人的眼睛,那两叶能说会道的薄唇,那娇滴滴的甜润嗓音,很快就让孝文帝对自己神魂颠倒。冯妙莲是个很有心机的女孩,她知道,在这后宫里,光漂亮还不够,要想让孝文帝离不开自己,还得在风度、气质、修养上狠下功夫。她知道孝文帝喜欢吃鹅掌,喜欢音乐,喜欢文学,她就投其所好,让自己和皇帝能有更多的共同语言。 姐妹俩就算这样在后宫站稳了脚跟,以后的日子会像她们想象的那样发展吗? 好景不常,就在这姐俩入宫的第三个年头,灾难就接踵而来了。先是妹妹冯姗难产死了,紧接着就是冯妙莲也突然身患重病,全身无力,无法陪伴孝文帝不说,脸上还突然冒出了许多白点,连容都毁了。文明太后见这情形,觉得立她为皇后是没多大希望了,就随便找了个理由,把她打发回家了。 姐妹俩全军覆没了,为了维持冯家在皇室的地位,太后又将冯妙莲同父异母的小妹冯媛选进了后宫。可还没等她这个春秋大梦做成,文明太后就病死了。虽然人死了,但总算没有白费生前的那些安排。太和十七年,孝文帝服丧期满后,就将冯媛册立为皇后。冯媛性格保守又倔犟,孝文帝虽然对她比较尊重,但却并不爱她。这人都是有比较的,孝文帝每次看到冯媛这样,就会不经意地想起那个善解人意、温柔体贴的冯妙莲。于是,冯媛被立为皇后不久,孝文帝就打发手下去看望冯妙莲。见到孝文帝派人来看她,冯妙莲是声泪俱下地说着自己是如何思念孝文帝,她的母亲也在一边添油加醋,说女儿的身体现在已经康复了,希望能够回去继续服侍皇帝。为了能让这个大臣多替自己说说好话,冯妙莲还特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,临走还塞了好多赏钱给人家。俗话说得好,"拿人家手软,吃人家嘴短",这个大臣回去后,就对孝文帝说:"冯妙莲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,现在比原来还漂亮呢!"在这位大臣的美言之下,冯妙莲能重新回到皇帝的身边吗? 孝文帝听完这话,心里是火烧火燎的,他巴不得马上就让冯妙莲回来。于是立刻写了一封信,打发手下连夜送到了冯家。冯妙莲看完孝文帝的信,激动地哭了起来,因为她知道,自己再次进宫是指日可待了。果然没出几天,她就被孝文帝派来的大臣接进了宫。孝文帝很快就又拜倒在这冯妙莲的裙下,没多久,还被晋封为左昭仪,这个地位可是仅次于皇后冯媛。 能够再次回来,冯妙莲可算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去取悦皇上。她把自己一头秀发做出千变万化的发式,每天都打扮得新鲜刺激。虽然那个时候没有香水这个发明,可是冯妙莲却有着一个自制香水的绝活:就是将麝香粉末放进肚脐眼里,让自己通体香味飘逸,孝文帝每次都被她的这种香气刺激得热血沸腾。孝文帝觉得很奇怪,因为原来在冯妙莲身上并没有这种味道,便问她。可冯妙莲却答得玄乎其玄,说她自从病好了以后,全身上下就脱了一层皮,从那以后,便有了这种体香。这傻乎乎的孝文帝还信以为真,从此再也摆脱不了这诱人的肌香。 这一山怎么能容二虎呀!虽说现在的皇后是冯妙莲的妹妹,可冯妙莲当初进宫的时候,是奔着皇后这个宝座来的,无论现在皇后是谁,冯妙莲都要把它抢回来。她仗着皇上对她的宠爱,根本不把皇后放在眼里,还经常察颜观色,www.lishixinzhi.com趁孝文帝高兴的时候,说皇后的坏话。刚才咱们也说过,这个冯媛性格特别倔犟,打一进宫,她就拒绝说汉话、穿汉服,所以孝文帝早就对她不满意了,只不过碍着面子不说什么罢了。冯妙莲还因为这事,说皇后不体贴皇帝。在她三寸不烂之舌的日夜挑拨下,孝文帝对皇后越来越疏远。 冯媛知道这事后,气得是咬牙切齿,恨不得生吃了冯妙莲。从此,这一对冯氏姐妹的表演算是正式开场了。 有一天孝文帝出京巡游不在宫里,刚好赶上这天是后宫嫔妃参拜皇后的日子。其实自打冯妙莲再次进宫,仗着皇上的宠幸,她就从来没拜过。这次皇后一看,她又没来,就下令让大臣拿着皇后金牌去找冯妙莲,命令她必须来见。冯妙莲一看,也没有办法,只好不情愿地去了。 皇后一看冯妙莲来了,这气就不打一处来,厉声喝斥道:"从你入了宫,搬弄是非,妖媚邀宠,大礼时装病不拜,搞得宫中是鸡犬不宁。你目无皇后,违反宫规,该当何罪?!"听完这些,冯妙莲却从容地说:"论大小,我是姐姐你是妹妹;论先后,我先入宫,你后入宫;论名分,你是皇后,我是昭仪。我这还不计较什么呢,你却跟我计较,你怎么这么不能宽容别人?"皇后听完气得脸上红一阵、白一阵,咬牙切齿地吩咐:"剥掉冯妙莲的衣服,杖责20大板!"这可是深宫皇家的家法呀,皇后吩咐了,就是懿旨。可是,站在一边的宫人谁也不敢动手。嫔妃们也都纷纷跪下,一边替冯妙莲求情,一边让她向皇后赔礼道歉。冯妙莲为了不挨板子,没办法,忍着气照办了。皇后一看,有了面子,也就顺水推舟原谅了她。 这场风波暂时压了下去,然而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,恐怕比战场的拼杀来得更残忍。 这天皇宫里举行家宴,正在兴头上的孝文帝突然想起了皇后没来,便让人去请。其实皇后是知道冯妙莲在那儿,故意不去的。结果皇上派人催了好几次,皇后这才不情愿地来了。 按规矩,皇后驾到,除了皇帝以外,其他所有的嫔妃宫人都得跪迎。可冯妙莲却极不给皇后面子,只是欠了欠身,就又坐了回去。而且当皇后给皇上请安的时候,冯妙莲还跟着皇上一起受礼,气得皇后当时就想回去。 这两个女人打架,最痛苦的就是这个男人,孝文帝赶紧陪着笑脸请皇后入座。人还没坐,皇后就阴阳怪气地说道:"我不愿意和骚狐狸同座!"冯妙莲马上就问:"谁是骚狐狸?"皇后这时看了一眼冯妙莲说:"这还用问?自己心里明白!"见势不妙,十分尴尬的孝文帝忙喝止皇后再继续吵下去。 皇后一看孝文帝这么向着冯妙莲,冲着孝文帝就哭:"陛下,你一直纵容她,她目无皇后,以下犯上,为所欲为,你被她迷昏了头!"说完,就哭着跑了。 您看看,这孝文帝本想着这家宴能让大家都开心,最后却弄了个这样的结局。都羡慕这皇上能有这么多老婆,可这老婆一多,也有他的难处呀!一碗水稍不留神没端平,就容易吵个翻天覆地呀!更何况,这次当着这么多人,不光这昭仪挨骂,就连自己也跟着被训了一顿,那他心里能高兴吗? 再加上本来就对这个皇后不满意,冯妙莲再趁机添油加醋,结果一气之下第二天就下旨,把皇后贬为了庶人。最后冯媛削发为尼,在瑶光寺里度过了自己的后半生。 太和二十一年,齐、魏两国发生战乱,孝文帝统兵20万进军新野。这皇帝出去了,后宫得有人主持呀,于是冯妙莲就被立为了皇后,统领后宫。冯妙莲终于如愿以偿地坐上了皇后的宝座。 皇帝领兵在外,这一去就是一年多,水性杨花的冯妙莲,哪忍得住这样的深宫寂寞?于是她让心腹去把以前帮她治过病,后来成为情人的高菩萨带进了宫,还给他安排了个差事。从此两人便寻欢作乐,最后竟然公开睡在了一起。 孝文帝一直在外征战,最后病倒在了汝南,对于宫里的这些事情,他是一点都不知道,因为没有人敢告诉他。

对自己神魂颠倒。冯妙莲是个很有心机的女孩,她知道,在这后宫里,光漂亮还不够,要想让孝文帝离不开自己,还得在风度、气质、修养上狠下功夫。她知道孝文帝喜欢吃鹅掌,喜欢音乐,喜欢文学,她就投其所好,让自己和皇帝能有更多的共同语言。  姐妹俩就算这样在后宫站稳了脚跟,以后的日子会像她们想象的那样发展吗?  好景不常,就在这姐俩入宫的第三个年头,灾难就接踵而来了。先是妹妹冯姗难产死了,紧接着就是冯妙莲也突然身患重病,全身无力,无法陪伴孝文帝不说,脸上还突然冒出了许多白点,连容都毁了。文明太后见这情形,觉得立她为皇后是没多大希望了,就随便找了个理由,把她打发回家了。  姐妹俩全军覆没了,为了维持冯家在皇室的地位,太后又将冯妙莲同父异母的小妹冯媛选进了后宫。可还没等她这个春秋大梦做成,文明太后就病死了。虽然人死了,但总算没有白费生前的那些安排。太和十七年,孝文帝服丧期满后,就将冯媛册立为皇后。冯媛性格保守又倔犟,孝文帝虽然对她比较尊重,但却并不爱她。这人都是有比较的,孝文帝每次看到冯媛这样,就会不经意地想 起那个善解人意、温柔体贴的冯妙莲。于是,冯媛被立为皇后不久,孝文帝就打发手下去看望冯妙莲。见到孝文帝派人来看她,冯妙莲是声泪俱下地说着自己是如何思念孝文帝,她的母亲也在一边添油加醋,说女儿的身体现在已经康复了,希望能够回去继续服侍皇帝。为了能让这个大臣多替自己说说好话,冯妙莲还特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,临走还塞了好多赏钱给人家。俗话说得好,"拿人家手软,吃人家嘴短",这个大臣回去后,就对孝文帝说:"冯妙莲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,现在比原来还漂亮呢!"在这位大臣的美言之下,冯妙莲能重新回到皇帝的身边吗?  孝文帝听完这话,心里是火烧火燎的,他巴不得马上就让冯妙莲回来。于是立刻写了一封信,打发手下连夜送到了冯家。冯妙莲看完孝文帝的信,激动地哭了起来,因为她知道,自己再次进宫是指日可待了。果然没出几天,她就被孝文帝派来的大臣接进了宫。孝文帝很快就又拜倒在这冯妙莲的裙下,没多久,还被晋封为左昭仪,这个地位可是仅次于皇后冯媛。  能够再次回来,冯妙莲可算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去取悦皇上。她把自己一头 秀发做出千变万化的发式,每天都打扮得新鲜刺激。虽然那个时候没有香水这个发明,可是冯妙莲却有着一个自制香水的绝活:就是将麝香粉末放进肚脐眼里,让自己通体香味飘逸,孝文帝每次都被她的这种香气刺激得热血沸腾。孝文帝觉得很奇怪,因为原来在冯妙莲身上并没有这种味道,便问她。可冯妙莲却答得玄乎其玄,说她自从病好了以后,全身上下就脱了一层皮,从那以后,便有了这种体香。这傻乎乎的孝文帝还信以为真,从此再也摆脱不了这诱人的肌香。  这一山怎么能容二虎呀!虽说现在的皇后是冯妙莲的妹妹,可冯妙莲当初进宫的时候,是奔着皇后这个宝座来的,无论现在皇后是谁,冯妙莲都要把它抢回来。她仗着皇上对她的宠爱,根本不把皇后放在眼里,还经常察颜观色,趁孝文帝高兴的时候,说皇后的坏话。刚才咱们也说过,这个冯媛性格特别倔犟,打一进宫,她就拒绝说汉话、穿汉服,所以孝文帝早就对她不满意了,只不过碍着面子不说什么罢了。冯妙莲还因为

本文由历史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北魏后宫中最疯狂的女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