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石达开临死前说的这句话,左宗棠不服气,江忠

- 编辑:美洲杯足球彩票 -

石达开临死前说的这句话,左宗棠不服气,江忠

1860年初,朱衣点等七十余位大将率20多万大军宣布脱离翼殿集团,径自返回天京归顺太平天国,石达开差点成了孤家寡人,甚至动了归隐山林之念头。不过,猛将赖裕新、李福猷对他不离不弃,给了他东山再起之信心。不久,石达开派赖裕新、李福猷等率两路兵马北上,冲破刘长佑湘军包围圈,直抵湘桂边界,进而向云贵方向挺进,并伺机入川。1863年,赖裕新率中旗一路北上,突破敌军长江防线;李福猷率东路军向重庆一带机动,牵制清军主力。因此,石达开此次入川十分顺利,兵不血刃地渡过金沙江,目标直指长江北岸之成都。

晚清中国,风云际会,华夏大地硝烟弥漫,战火遍地,由此也涌现出了大批优秀将领,他们历经血与火的洗礼,从众多人中脱颖而出,成为时代的宠儿。若是给晚清的将领们以“优秀”来排名,标准三条,其一、具有战略规划能力;其二、敢于以寡击众,其三、单独作战时,能取得突出战绩。那么,谁将入主前五名呢?鲍超自然是很厉害,但也只能屈居第四,最优秀的非此人莫属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很残酷,石达开抵达大渡河畔时撞上了“百年一遇”之特大洪水,一说是为了给刚出生的小儿子庆生三天三夜,以致错过最佳渡河时间。在前有滔滔洪水,后有追兵之被动形势下,石达开“舍命全三军”,自愿去四川总督府骆秉章处请求投降。对于石达开这“匪首”,清廷必欲除之而后快,最好是搞凌迟以儆效尤。石达开在死前,藐视湘军各大名将,直言他只佩服胡林翼一人,只有他才堪称对手,其余可以无视。若是听到石达开这话,江忠源、李续宾、周天受、左宗棠等战将会表示不服,这欺人太甚。一起来看看。

第五、沉默者——李续宾。作为理学名臣罗泽南之高徒、湘军第一悍将,李续宾的知名度相当高,连咸丰皇帝都说过要在战争结束后亲自接待他,可见此人非同一般。李续宾早年追随罗泽南征战太平天国,1853年初,李续宾率湘勇救援南昌,配合江忠源击败太平西征军主帅赖汉英,初露锋芒。1854年夏,李续宾兵锋指向田家镇、半壁山,击败太平天国燕王秦日纲、水师大将罗大纲,江北之敌闻风丧胆。1856年12月,李续宾配合胡林翼击败国宗韦俊,收复失陷三年之久的武昌。1858年,李续宾挥师九江,击败林启荣,收复九江。同年十一月,李续宾北上攻击庐州,在三河镇一带被英王陈玉成击败,全军覆没,无一幸免。

展开剩余76%

图片 3

图片 4

第四、超虎——鲍超。若要评出最令太平军畏惧的湘军悍将,鲍超说自己是第二,绝对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,这都是他敢于拼杀、敢于冲锋陷阵所取得的荣誉。鲍超作战时经常身先士卒,敢于率先冲入敌阵,与敌人展开激烈厮杀,一生参与500多场战役,身受108处伤,怎一个“猛”字了得。1857年1月,鲍超率部攻打黄梅,击败英王陈玉成;同年12月,于太湖再次对阵陈玉成,并将之击败。1860年4月,鲍超率所部六千余与李秀成、李世贤大战于祁门,并将之击溃,曾国藩因此而逃过一劫。1864年7月,鲍超配合曾国荃攻破天京,同年8月大败康王汪海洋,迫降陈炳文部6万余人。光绪年间,鲍超率部驻防云南白马关外,法军不敢前进一步。

江忠源:虽说我在庐州被胡以晃击败身亡,但那也是中了队友胡元炜之计,在缺兵、缺粮、缺武器之情况下只身前往庐州任职安徽巡抚;城破之日,我因无颜面对父老乡亲和皇帝,才投井自尽而亡,并非战死。对于石达开这话,作为湘军早期第一名将的我表示很不服气,因为他是我手下败将,而且是屡战屡败,被打的一点脾气都没有。1851年夏,我携带所部“楚勇”五百人追随钦差大臣赛上阿前往广西象州作战。当时,太平军所向无敌,除张国梁“捷勇”外,其余清军基本不敢与之交战。不过,我却丝毫不畏惧太平军。在象州中平,我扎下大营,等待敌军进犯。此时,石达开率2000人马冲向“楚勇”大营,我奋力还击,将其反追击。此后,我继续转战广西,石达开遇我即败,毫无招架之力;一路将他们追杀到桂林、全州、长沙,所战皆捷。

图片 5

图片 6

第三、悲壮先驱——江忠源。1851年初,金田起义爆发,太平军如风卷残云般横扫清军,八旗和绿营几乎毫无招架之力,只能尾随而不敢攻击。此时,江忠源率领楚勇一千余人奔赴广西前线,成为抵抗太平军的绝对主力。江忠源作战勇猛、谋略过人,永安围城之时,江忠源建议不要留缺口,全面堵死太平军出路,无奈向荣和乌兰泰意见不统一,最后太平军在萧朝贵、罗大纲的带领下从永安突围而出,清朝失去全歼太平军的第一次机会。1852年6月,江忠源率八百楚勇前往蓑衣渡大战太平军主力两万余人,击毙南王冯云山。1852年12月,江忠源于长沙城下大战西王萧朝贵,并于天音阁将之击毙。1853年6月,江忠源坚守南昌城,击退太平军西征军主帅赖汉英。1854年1月,江忠源因寡不敌众,在庐州被胡以晃击败,愤怒之余,投井自尽。

本文由历史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石达开临死前说的这句话,左宗棠不服气,江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