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FATE线的士郎和UBW线的士郎有什么关系?

- 编辑:美洲杯足球彩票 -

FATE线的士郎和UBW线的士郎有什么关系?

问题:FATE线的士郎和UBW线的士郎有什么关系?

残酷而华丽的圣杯战争 ——记《Fate/stay night》之完结 “为了某人而存在的这一瞬间 就算是将其当成我生命的全部也无怨无悔 将虚伪的自己就此舍弃 只留下仅存的那一份真实” 一曲《disillusion》唱罢,便为我们揭开一场残酷而华丽的圣杯战争的帷幕…… 圣杯战争 10年前的第四次圣杯战争。 冬木市发生了滔天大火,卫宫士郎被夺去双亲,无数人失去了家园与性命…… 后来, 逃过一死的士郎被卫宫切嗣收养,他发誓,自己一定要成为“正义的使者”,拯救所有受到苦难的人们。而另一方面,被收养了一段时间后,卫宫切嗣也向他透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——魔术师。 所谓的“圣杯战争”到底是什么呢? 圣杯战争,是由七位Servant和他们的Master分别组合而展开的战争。 魔术师必须和七位不同职阶的Servant订立契约。 魔术师必须打倒其他6位魔术师,获得最终的胜利,得到能实现一切愿望的圣杯。 而每一位Master,只有三次机会用令咒去命令Servant去做任何事。 10年后的圣杯战争 10年后,卫宫切嗣已去世,神秘少女远坂凛召唤出自己的Servant,神父言峰绮礼宣告了新的圣杯战争开始…… 在卫宫切嗣逝世后,士郎一如既往的过着平凡的生活。虽然说他与身为魔术师的切嗣相处多年,不过却只学到了一种能看穿万物本质的构造的魔术,平时也只用来修电风扇等等的东西。虽然魔力微乎其微,可他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魔术师。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风平浪静,事实上却是波涛暗涌。 冬木市最近频频发生的事故,导致居民惶惶不安。在回家路上,一个陌生的小女孩却对他说了一句话:“大哥哥,不快点‘叫’出来可是会死的哦”。说完女孩就不见人影了,士郎也摸不着头脑,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。 另一方面,远坂凛和她的Servant——Archer展开夺取圣杯的行动…… 后来,无辜卷入魔术师战争中的士郎,被同样身为Servant的Lancer追杀中,竟召唤出最后一个Servant——Saber。 “我问你,你是我的Master吗?” 这是Saber对士郎说的第一句话,当士郎还在惊讶中的时候,一身蓝衣银白铠甲的Saber已跟他订立了契约。 “遵从你的召唤而来,从此,我的剑与你生死与共,我的命运与你休戚相关,至此,契约完成。” 因此,士郎已成为了最后一个Master,不得不参加圣杯战争。而参加圣杯战争的Master,要不就是得到胜利生存,要不就是死亡…… 誓约胜利之剑 后来,凛和士郎为了争夺圣杯而合作,凛也顺理成章地住进士郎家里。没多久,士郎就遇见Rider。Rider是士郎以前伙伴间桐慎二的Servant,也是他学妹间桐樱的哥哥。间桐家和远坂家、爱因兹贝仑家都是负责圣杯战争的魔术世家。 慎二似乎是想和士郎合作,可是私底下却又找凛合作,这事凛当然一口回绝。慎二恼羞成怒,趁凛和Saber不在时把士郎约去学校。 当士郎赶到学校,发现学校里已经一片狼藉,原来慎二为了使Rider魔力补给,发动结界把士郎和全校师生困住,并且命令Rider把他给杀死。Rider见自己的武器杀害不了士郎,便一脚把士郎踢下楼,让他摔个粉身碎骨。 在掉下楼的一瞬间,士郎想起了十年前的火灾,自己并没有拯救别人,而现在,不可以就这样就死去!于是,他召唤Saber,让她跟他一起作战。Saber负责打倒Rider,而他则负责慎二。 “我和你一样,作为魔术师都只是半吊子。不过有件事我却是学明白了,无论如何掩饰,魔术都是会扼杀自我、伤害他人的技术,所以魔术师一开始就要做好杀死其他魔术师的觉悟,这件事没人教你吗?” 他掐住慎二的脖子,慎二也不想因此丢了性命,只好让Rider把鲜血神殿停下来。而慎二后来也被Rider使用宝具带走了。 隔天晚上,慎二和Rider对他们进行复仇。Rider在楼顶使用自己的宝具,想把他们一网打尽。为了保护士郎,Saber冒着消失的风险,毅然召唤出自己的宝具——Excalibur (誓约胜利之剑),消灭了Rider,也因为消耗的魔力太多,使用Excalibur后的Saber就晕到了。 Excalibur,便是传说中亚瑟王的佩剑,由湖中仙子所赠,由神所铸造的兵器可将使用者的魔力凝聚压缩,并转化成巨大的光束攻击,享有“最强幻想”的美誉。 对付依莉雅的Berserker时,Archer因为要令士郎他们逃出依莉雅的城堡而拖延时间,凛将他和Saber带到一间小屋里。在那里,士郎给Saber魔力补充(看起来的确有点像“推倒”…)。 而在和Berserker对打时,士郎使用第一个令咒,阻止Saber再次使用Excalibur,然后使用投影术,投影出一把Excalibur,最后使用“情侣合体技”,把Berserker打倒。 从那次开始,那把Excalibur,便在士郎的投影术下,便从“限量版”,变成了“非卖品”。在之后的战斗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…… 有你在的森林 “本来是为了结束圣杯战争,却在不知不觉中变了……对,我在那个时候、那个仓库里,和她相遇的时候开始,心里就决定了,不知道就好了……但是,我却发现了,还以为是不能放着不管,希望还能这样在一起,希望不要失去她……我喜欢她。” 那么,士郎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呢? 也许是在那次和Berserker决斗前在小屋里的魔力补充; 也许是在和Rider那次战斗时,她为了他而使出了Excalibur,导致魔力用尽,最后倒下; 又或者是更早,在召唤出她的那一瞬间…… 明明只是想去保护她,就像男孩子保护女孩那么简单。可是,Saber她是强者,前世亚瑟王更是如此。因此,她并不像凛和樱一样,需要别人保护。他和她在这件事上有过很大的摩擦,这问题最后也完满解决。 明明当初只是想去结束这场圣杯战争的,可是后来,却又因为她,而有了很大改变。他想得到圣杯,已变成只为了让她留在这世上。 而她呢,似乎也是喜欢士郎…… 大概是从那次的魔力补充开始吧…… 与Berserker一战结束后,依莉雅到士郎家住下时,她却有种酸酸的感觉……大概是因为依莉雅是Master,即使Berserker战败消失,她也可以和其他Servant订立契约,再对付剩下来的Master,取得胜利。但,依莉雅并没有这么做,因为Berserker在她心中是独一无二的,她的Servant只有Berserker,也只会是Berserker,抑或是其他…… 之前一直训练士郎剑术的Saber,竟有意无意的避免和他有身体上的接触;被他撞见洗澡的时候,也会满脸通红地希望他不要看自己的身体,长期的锻炼使她身上有了很多肌肉,满身的肌肉应该……很难看吧?毕竟在成为女人之前是亚瑟王啊。 亚瑟王便是Saber的前世,虽然是王者,但却得不到士兵们的拥戴。一直都在自责,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……他(她)希望得到圣杯,把过去的一切重来,能重新选择一位适合继承的王者…… 他和她的发展当然没有那么顺利。 就在他和她表白当晚,回家的路上,他们又再碰到吉尔伽美什——那个金光闪闪的英雄王。 在Caster的神殿,吉尔伽美什是第一次现身。 “那是本王的东西,敢对王的财宝出手的宵小之辈,就给我消失吧!”属于英雄王的狂妄自大、不可一世的口气,还有他身后那耀眼的“王之财宝”,都是吉尔伽美什英雄王身份的证明。 在上次的圣杯战争中,Saber一口回绝他的求婚。但他还不死心,在这次战争中目的仍然是得到Saber。 对抗中,Saber被Enuma elish (天地初开 洪荒世界)所重伤,士郎为了救Saber,竟然投影出Excalibur的剑鞘——Avalon (远离一切的理想乡)。吉尔伽美什战败,而士郎也昏迷过去…… “我终于明白了,原来士郎……就是我的鞘啊……” 泪光闪闪化为繁星 Caster的神殿里,被Caster的魔法束缚住的樱与赶来营救的凛。 被Caster告知凛已经来了的樱,痛苦地惨叫,身上的魔法攻击着凛。 凛不能袖手旁观,不仅因为樱身上的魔力快被圣杯吸光,而且还有小时候的往事……可是,不论凛怎么反击,笼罩着樱的“防护罩”并没有破损。 "对魔术师而言……最重要的并不是生命,最需要守护的,是灵魂的尊严……你也是出身在魔术师的家庭里……应该能了解吧。"凛迅速跑向樱,并把手中一些宝石,拍到她的身体。樱昏倒了。 "我也实在是太天真了,还是手下留情了啊……真是的,这下我也没资格说士郎了啊……樱,把一切忘掉吧,噩梦已经结束了," 凛紧紧抱着樱。但清醒过来的樱还不知道,刚刚凛解开她的束缚时,已经被她捅了一刀。她和她都欣慰的笑了…… 她和她的眼泪化作繁星,如繁星般的璀璨,又如繁星般的闪烁。 disillusion 随着战争的白热化,许多问题的答案也都浮出了水面。 原来言峰,就是在上次战争中吉尔伽美什的Master,在上一次的战争中,触摸了圣杯,让冬木市发生火灾; 原来圣杯真实身份是,除了歼灭主人以外的——诅咒之杯; 原来在上一次的战争中,切嗣命令了Saber去破坏圣杯,即使如此,他自己最后也受圣杯的诅咒而去世; 原来士郎受多么严重的伤都会治愈好,而且还能在偶然中召唤出Saber,都是因为切嗣为了拯救他的生命,把Avalon植入了他的身体里,让Excalibur与Avalon互相感应…… 所有的真相已得知,剩下的只是,如何去阻止言峰利用依莉雅的心脏作为圣杯的容器。大概也只有毁了圣杯了…… 从凛手上接过Azoth剑后,不论是凛的命令还是其它,士郎和Saber都很清楚,这次决战,一定要赢! Saber从他身体中取出Avalon,使自己的魔力增强,到柳道寺与吉尔伽美什一决胜负。 即使不能让Saber活下来,但要阻止言峰的阴谋,这才是最重要的! 远离一切之理想乡 当士郎和Saber赶往柳道寺后,圣杯的的原形已经快出来,而士郎和Saber也兵分两路,分别对付吉尔伽美什与言峰绮礼。 在被言峰的魔术紧紧困住时,士郎才真切的感受到,自己父亲这么多年一直忍受着的痛苦,想起了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,他摆脱了言峰的魔术。 另一方面,Saber也用Excalibur对打吉尔伽美什的Enuma elish,在上次的对战中,Saber凭士郎投影的Avalon将吉尔伽美什的攻击反射,但他只是被暂时打退而已。可是现在,士郎并不在身旁,无疑使胜利的机会更微乎其微了,就好比以卵击石。 再次被言峰的魔术困住的士郎,想到小时候的事情,自己的梦想,于是,与Saber心灵相通,投影出Avalon。 Avalon化解言峰的魔术,把士郎释放出来。并与Excalibur结为一体,把吉尔伽美什的攻击给反射回去。然后使用Excalibur,给了吉尔伽美什致命一击…… "Avalon,传说中过去的王死后将会到达的理想乡,就连五大魔法都无法干涉的,任何人都无法侵害的终极守护,那才是……你真正的宝具……传说中圣剑的力量吗?真是可恨的女人,直到最后都要反抗本王吗?但是我饶恕你,有些东西得不到才显得越发美丽,那么再见了,骑士王……哎呀,还真是挺好玩的……"说完,吉尔伽美什渐渐消失,到达他的理想乡了…… 另一方面,士郎也借助Azoth剑,朝着言峰的胸口刺了进去,说出咒语,释放出Azoth剑的力量…… 在两人死后,剩下的目标就是要破坏圣杯了。 "我爱Saber……希望她比任何人都要幸福,也希望能继续和她在一起……但是……如果我真的爱她的话,那就不应该如此。我爱那个受着伤、却仍然一路战斗至此的Saber……只有她的尊严与荣耀我绝对不能玷污……" 于是,士郎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,金光一闪,Saber手中的Excalibur一挥,圣杯消失了,而他手上血红色的令咒也随着消失。也结束了这场残酷的圣杯战争…… 晨曦微露,当Saber在最后微笑着向士郎说了一句"士郎,我爱你"后,一阵微风吹过,她已消失在他眼前,连一句道别也没有说…… 在她离开后,士郎仍然过着平凡的生活,只是偶然会回忆起和她的一切。即使已经把她的声音,她的身影忘记,但也一定不会忘了他喜欢过一个名叫Saber的女孩这个事实…… "明明感觉这么近,但伸出手来也抓不住。即使如此,纵然无法企及,也有会留在心里的东西吧……在同一时间,仰望这同一颗星星……只要能记得这感情,我相信纵是天涯亦成咫尺,现在我会继续奔跑,以远方为目标的话,总有一天,理想也会触手可及……"他仰望着无边无际的蔚蓝色天空,被一阵带着樱花的微风吹过…… 在另一个世界,亚瑟王被一阵带着翠绿色树叶的微风吹过,他最忠心的圆桌骑士贝狄威尔告诉他Excalibur已还给了湖中仙子。 "贝狄威尔,这次的睡眠,可能会……长久一点了。"说完,他缓缓闭上双眼。也许永远都不能醒来,Saber也是这样…… 也许<Fate/stay night>的结局多少会给我们带来一丝遗憾,但我们可以确信的是,不论Saber最后如何,她也一定会活在我们心中,永远,永远…… -the end-

回答: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Starry.*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FATE线与UBW的士郎在身份设定上是同一人,只不过这两条线路存在分歧,士郎是否选择用令咒阻止Saber打倒Archer是线路分歧点,因此这两条线路中的卫宫士郎可看为是存在于平行世界的两个人。以下阐述一下两条线路中士郎的主要共同点与差异所在。

本文由历史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FATE线的士郎和UBW线的士郎有什么关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