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诡语薄之与鬼同住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篮球世界杯

- 编辑:美洲杯足球彩票 -

诡语薄之与鬼同住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篮球世界杯

  傍晚,残阳如血,整个西天像燃烧的天火。
  刈陵县城皇老街25号,这是徐作栋的宅院。站在大门口,随着直通通的街道向北望,就能看到始建于北宋初年的古老城皇庙。也就是说,老城皇庙的大门---三角楼,就直对着这条街道。人们都说这街道名称不好,叫啥不行,非叫城皇街?整天和城皇爷打交道,还能讨到好处?
  但这城皇街的名字已经叫了一千二百多年,岂能随便更改?
  徐作栋的小院里,被天火烤得像涂了赤金似的,绿色的葡萄仿佛亦变成了红色。下班后的徐作栋一身疲惫,洗了一把脸,便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,打开电视,有滋有味地看起了他钟爱的军事频道。他喜欢看到中国军人那种英姿挺拨的身影,他喜欢了解军队建设和中国军情,每当他看到我军有新的更先进的武器装备入列时,顿觉无比豪迈。毫不夸张地说,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军事迷。
  有狗在院子里叫,唤醒了沉湎于电视中的徐作栋。
  “哟,忘关大门了。”
  那是条流浪狗,一身黄色的卷毛,瘦骨伶仃的,瞪着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,它这是进来觅食吃。一见徐作栋出来,卷毛大黄狗吓得夹起尾巴就跑。徐作栋呵呵笑着喊道:“大黄啊,你这是何苦呢,你应当知道,老徐我是从来不吃狗肉的。”
  他把大门关好,上了锁。老婆带着儿子走娘家了,明天才回来,把大门锁好,徐作栋就不打算出去了,看会电视,随便找点吃的充一充饥了事,一个人的晚餐,好打发。上班的五天里,没有急事,一般无人前来走访,只有邻居家的老大陈小磊,闲了,抱着他一岁半的小儿子,找徐作栋来聊一会天,时间久了,到成了一种习惯性的依赖,没了邻居老大的影子,没了他那可爱小儿子的淘气哭闹,徐作栋真的还感觉到有些寂寞。
  趁老婆孩子不在家,上午徐作栋给邻居老大陈小磊打了电话,说你这几天干吗去了,怎么不和老哥我来聊天?小磊说出车了,到山东聊城送趟煤炭。还说大约今晚能回去,如果时间还来得及,一定请徐作栋喝酒。徐作栋说老弟精心开你的车,想喝几口,我家有二十年陈酿老白汾等着你呢。
  陈小磊是个有十多年驾龄的老司机了,以给人出车赚点钱养家糊口,日子过得也还凑乎。他俩的关系不错,徐作栋默默地祝福他,兄弟,一路平安。
  徐作栋看完军事节目,又转上“今日关注”。他还喜欢了解我国与周边的关系,比如钓鱼岛、南海、台海等方面的消息。正在津津有味地欣赏亚洲新闻的时候,忽听到院子里传来脚步声,是皮鞋触地的声音,“咔咔”地响。徐作栋以为是有人来和他聊天了,但是,那咔咔的脚步声没进主屋,却径直往楼上走去。听来上楼的脚步放慢不少,“嗒--啦,嗒--啦”,“嗒--啦,嗒--啦”,脚步声上得二楼后,又是“咔咔”地响,这种响声一直到了楼上左边的房间里。
  徐作栋有些纳闷了,那间屋子是不住人的,乱七八糟地堆放着许多的家俱和杂物,平时也不打扫,灰尘特多,根本就没有坐的地方。那么,来人到那个房间干什么?徐作栋再一想:不对啊,记得是把大门上了锁的呀,大黄狗逃走后,随手就锁上了大门,肯定是上了锁的。那么,大门锁着,这人是怎么进来的呢?不行,得上楼看看,莫非是进来盗贼?徐作栋家的二楼楼梯外置,从院子里上楼。徐作栋上得二楼,进了那间放杂物的房间寻视了一圈,没人啊。地上一层积尘,只有他本人刚留下的新脚印,说明根本就没有人进来。
  “也许是我听错了。”徐作栋自言自语地说。
  其实徐作栋是不会听错的,因为他尽管年近花甲,但身体很好,耳聪目明,只要有一点微小的声响,徐作栋都能听得见。当然,既然楼上没人,那一定是他听错了。像他这样的年龄,偶尔听错,也不为怪。徐作栋也没当回事,回到楼下,往沙发上一躺,继续看他的“钓鱼岛近况”。看了一会,徐作栋又听见院子里响起脚步声,仍如上次一样,“咔咔”的皮鞋触地声,然后又是“嗒--啦,嗒--啦”地往楼上走去,来人上得二楼,“吱呀”一声推开放杂物那间屋门,“嗒--啦,嗒--啦”向屋子里走去。
  徐作栋这回听得真切,确是有人进来院子,然后又上了二楼,进入放杂物的屋子,不会错的。要说刚才是听错了,那么这次徐作栋坚信没听错。他心里稍微有些发毛,心想是谁在和他开这种吓死人的玩笑?不行,还得再上二楼看看。然而,如前一样,当徐作栋再次上得二楼,进入那间放杂物的屋子时,还是没人,地板上仍然清晰地印着他刚才留下的那串脚印。
  “怪了。这是怎回事?”
  徐作栋有些发懵,他想了好一阵,还是想不出这上二楼的脚步声是怎么一回事。
  “呵,真的闹鬼了?”
  徐作栋像是给自己说,也像是在给来人说。他想:难道,我这耳朵出了什么毛病?年龄大了,以前耳朵好,不见得现在继续好。花甲老人耳朵不正常,也是正常的事。想到这里,徐作栋也就释然了,没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回到楼下坐在沙发上,继续看他喜欢的节目。徐作栋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时间是晚上八点四十五分。这样说来,第一次听到有人走进院子上了二楼的时间,应该在八点半左右。折腾了一阵,徐作栋觉得肚子有些饿了。
  “罢了,不管它,我该吃饭了。”
  一个人的饭好说,中午留下还有剩饭,在冰箱里冷藏着,拿出来热一热,一切就ok了。
  当他正要起身去冰箱拿食物的时候,隔壁邻居家突然传来陈小磊他妈凄厉的哭叫声:“妈呀,蹋了天了,我不能活了。我的肉儿啊,你怎一声不吭,就去了啊!啊啊啊啊--。”
  一时间,陈小磊的弟弟、妹妹、奶奶也齐声嘶嚎起来,哭声震天,此起彼落,听来令徐作栋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  “我的哥啊,哥哥啊,啊!”
  “我的兄弟啊,啊啊,你好命苦啊!”
  “孙子啊,你,你走了,让奶奶怎,怎么办?孙,孙子啊!”
  徐作栋噌地从沙发上跳起来,一个箭步冲出大门外。就见邻居的门口放了一口未上漆的白木棺材,几乎一条街的邻居都被惊动出来,足有百人之多。徐作栋感觉有些不大对头,就问一个邻居:“他家,出什么事了?”
  邻居悄悄地对徐作栋说:“他家老大,小磊死了。”
  徐作栋大惊失色,急问道:“到底怎回事,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,怎说死就死了呢?”
  “车祸。”邻居小声说道:“出车祸死了?”
  “怎么出的车祸?”
  “我也是才听说。”邻居的脸色刷地一下变的苍白,话声有点颤抖:“陈小磊驾驶的大吨位卡车在回程中,当走到河北和山西交界一急弯处时,与迎面驶来的另一辆大吨位重卡相遇,由于双方车速都很快,错车已经来不及,两车头撞得稀巴烂,双方司机当场死亡。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啊。”
  “几点?我是说小磊撞车死亡的时间。”
  “八点半。”邻居回答说。
  “我的妈呀。”徐作栋张开的口,半天没有合下来:“太巧了,太巧了,那不是我听到有人上我家二楼的时间吗?”
  “你说什么?”邻居不解地问。
  徐作栋自知失言,赶忙转口说: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我是说,怎么就那么巧合?在转弯处,另一车正好驶来,这,太巧合了吧?”
  “是啊。”邻居接口道:“也许该他死,他就该活这么大个寿数。俗话说,阎王要你三更死,谁敢留人到五更?”
  “嗯嗯,这话好像有点道理。”
  徐作栋心里突然有一种怕怕的感觉。八点半,八点半,陈小磊死亡的时间,也正好是徐作栋第一次听到有人走进他的院子里,又上了二楼,进入他那间放杂物的屋子。难道--。徐作栋顿觉心脏狂跳不已,头发在一根一根地往起竖。他似乎明白了什么,急忙返身走回家里。徐作栋不热剩饭了,从冰箱里拿出一块豆腐切好,用大葱炒了,又拿出他珍藏了十几年的老白汾,两只小酒杯,两双筷子,上了二楼杂物间,然后,拖出一张小圆桌,两张小板凳擦干净,将酒到满,放到对面一杯酒,说道:“兄弟,这是你的。”
  “兄弟,老哥先敬你一杯。”说着,端起那杯酒泼在地上。徐作栋心里一酸,两行眼泪流下来,哽咽着说:“兄弟,老哥做梦也不会想到,你这一别,竟是永久。你不是还要和老哥哥我喝两口吗?我知道,刚才你来了,就是找老哥喝酒的。而且我也知道,你还在,因为我俩还没喝。好,兄弟,这杯我喝了。”
  徐作栋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  又倒满两杯,徐作栋哭泣道:“兄弟,咱干第二杯。”
  这样一连敬了死者三杯酒后,徐作栋说:“兄弟,我知道你平时好贪杯,因为常出车,你从来没有和老哥我酣畅淋漓地痛痛快快地喝一顿。可是,我不能继续留你了,一来你我已成生死陌路,你留在这里总是不合适的,对吧?二来你的家人在呼唤你,你必须先回家去,兄弟,听话啊。”
  徐作栋又倒满一杯酒,起身下了楼。徐宅与陈小磊的家只隔着一堵砖墙,约有两米来高。徐作栋将手中酒隔墙泼到陈小磊的院子里,说道:“兄弟,回去吧,那边才是你的家,不要让家人空伤心。这瓶老白汾,哥给你留着,我会亲手放到你的棺木里,就算老哥送给你的最后一件礼物吧。”
  自做完这些,以后一年多时间里,徐作栋的家里相安无事,再没有出现异样的动静。
  后来听人说,徐作栋的这所宅院原来是陈家的后院,就在主楼的地方,当时有棵大梨树,陈小磊的叔父三十八岁那年,莫名其妙地在那棵大梨树上吊死了。
  一年后,徐作栋卖掉了这所宅院。新宅主是当地一个颇有名气的农民诗人。
  又三年后,这位新宅主--农民诗人,莫名其妙地患上了肺癌死去,年仅七十五岁。

都说人生百态,戏里戏外!说得一点也不过!这是老爹曾说过的,他总喜欢跟我哥俩讲起以前所发生的一些琐碎的往事,我们哥俩儿则是拿个凳子坐在旁边,安静的做为一个忠实的倾听者,慢慢的听他讲述……

2003年那时候家里太穷,住的地方太小,加上我跟我哥也慢慢的长大了,还有一个年迈的爷爷,房间不够住不下了。所以,老爹决定带着我哥俩跟爷爷一起搬家,那间房子是同村的老乡借的,本来老爹说是要租的,每个月给租金,不然白住也过意不去。

可是人家看我们困难愿意给我们住,但是就是不收租金,说是给租金的话就别说了.他说是同一个村的,本该相互帮忙的!这一来二去推脱老爹也答应了,不过私底下老爹跟我们哥俩说要记住人家的恩情,以后有机会去报答人家!

隔几天我们也搬进那间所谓的房子!

其实当我看到这叫屋子的第一印象除了破旧还是破旧,但是有住的地方总比风餐露宿的好,做人还是要懂得满足的。

那是两层楼,楼上楼下窗户的玻璃都破碎了几块,有的都甚至用铁皮钉死在木框边来代替那些破碎的玻璃来挡风。窗框是木制的,绿油油的油漆都快掉光了,只留下一星半点颜色,只是证明着这些油漆存在过的痕迹。大门也是木门,门上的油漆都掉的差不多,露出了光秃秃木屑,甚至有几只白蚁在门边爬着,看起来有些都些年头了!

幸好让我满意的是这大门前的院子还挺大,外围用些石头歪歪斜斜砌起来,都有一米五的高度,院子东边有一颗大树,都比这个两层楼的房子要高些,一些树叶和树枝都延伸到屋顶了,甚至有的穿过屋顶的瓦片伸进里面的隔层里!

老爹让我们进去里面看看,去选自己满意的房间。推开大门一看,尽管里面都是厚厚的灰尘,但是却很宽敞,至少比原来住的空间大多了,美中不足的是西面的墙壁刷的白灰都掉落了,露出了里面的黄土,有些还鼓起来挂在墙上要掉不掉的样子。

不过相对来说,我也很满意了,能有个地方遮风挡雨的,该满足了!

爷爷说他就住一楼吧,因为年纪大了,不想爬楼梯!于是我跟老爹老哥三人去二楼看看,楼梯也是木制的,有些木板都塌了,走起来总是提心吊胆的,生怕一个不小心,脚下没个轻重,把楼梯板踩塌了,就惨了!

我倒不是怕掉下去,而是怕踩坏了,以后上下楼很麻烦。不过,看是我多心了,因为直到建新房搬家后,也没出现过我担心的场面。

二楼只有四个房间,三个房间很大,一个比较小点,那个小点的房间放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有书籍啦,鞋子啦,药瓶子啦,几个大缸啦,还有一些碗盆等等,抬头看去有一个通风口,里面黑乎乎的也不知道上面有什么东西?

四个房门的油漆虽然快掉光了,但是还是看得出来是蓝色的,因为在屋里,不同于外面掉漆那么严重。

老爹选了一间大的房间,我和老哥两人住同一间,因为那时候小,不习惯一个人住陌生的地方,剩下的一间房间空着,这两间房间平常都是把门关紧,很少进去。

一楼其实也有四个房间,爷爷选一间有向阳的房间当做自己的卧室,老爹选一个房间放农具,剩下的两个房间是位于东面的,而且都是连贯互通着的由于有树挡着,都比较暗,甚至可以看到树叶树枝都有伸进来所以平时门也都是禁闭着不用。

打扫完后便住进来,一开始没什么,可是过段时间后总是觉得怪怪的。这种感觉说不上来,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觉,总是明明察觉到什么,可是又说不出所以然来。

那时候以为是住不惯,就没往深处去想,再说那时候我年纪才14岁左右,不会想太多的。

其实,在居住的那段时间里,一到晚上我总是很害怕。因为我总是感觉这个楼梯很怪,却说不上来哪里怪。

刚开始搬进来因为楼上没装灯照明,所以不敢独自一个人上楼,即使自己有些困了,我也等老哥一起上去。有几次独自上楼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头皮发麻,只能安慰自己是想太多。

可是很奇怪,因为我不管在屋子那个地方我都不会这样的感觉,就是在楼梯这个阶段我总会头皮发麻。虽然不常有这样的感觉,但是一出现,总是很不舒服。住久了,慢慢就习惯了。

可是有一次,我在二楼看书,结果嘭的一声巨响,我被狠狠的吓了一跳,连书本都被我吓得甩地上了。我抬头一看,原来是我的房门关上了,地板掉了满地的木屑和脱落的油漆屑。我以为是风吹的,可是一想又不对,走廊的窗口没开,哪里来的风?

我以为老哥在玩我,我就大声喊:你别在外面玩了,门会坏的!

可是四周一片死寂,外面没人回应我。于是,我就这样坐着没动,眼睛死死的盯着门,心里有些打鼓了。

本文由集团文学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诡语薄之与鬼同住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篮球世界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