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古籍“倒爷”:倒卖一本《金刚经》赚了158万

- 编辑:美洲杯足球彩票 -

古籍“倒爷”:倒卖一本《金刚经》赚了158万

“儿子才刚刚大学毕业,现在和我们那时候不一样,诱惑太多。”郭云龙说,他也不确定,从小在书店里长大的儿子,能否像当年的自己一样爱书。

  鉴别

但当碰到自己感兴趣的书时,郭云龙也会选择细细地品读,琢磨其中“滋味”。对他来讲,读书是一种最高享受。

  如今,郭云龙开的古籍书店,无论在成都的古玩街,还是在网上的旧书网站,都算“小有名气”。已经年近五十的他,也希望儿子能继承父业,将书店继续经营下去。

说起书店经营比较困难的时期,郭云龙第一时间想到的是2003年。

  危机

说起“玩”古籍的经历。郭云龙说,他家中有许多书籍,但说不上是藏书,大部分书籍都是“通俗本”,根本值不上什么钱,“家里人就是爱看书而已。”

  郭云龙操着一口还算标准的普通话,经常会到全国各地去收书,收书一般是靠朋友介绍,如果单靠碰运气“淘宝”,几乎是碰不到的。

尽管刚赚了158万元,但郭云龙说,开古籍书店肯定不能大富大贵,“也就能够维持一家人的开销。”往往这一批古籍才卖了一笔钱,很快这笔钱又变成了另一批古籍。所以,能够真正留下花的钱,就是生活的开支。“书贩真正的价值就在传承文明。”

  耳濡目染之下,郭云龙也有了读书的兴趣。可惜那些书籍,在邻居家失火时被殃及,都烧掉了。

“古籍是不可再生的”

  随后,他便开始尝试购买一些古籍,然后再试着去卖,“第一次买了机关处理的五千多册古书,但也算是正式入行了吧。”

尽管书店的生意已步入了正轨,但书店生存的“危机感”却始终萦绕在郭云龙的心中。原因是,“古籍都是不可再生的。”

  “与收藏其他古玩相比,古籍几不为世人所熟知,属于小众收藏!”郭云龙说,他爱古书如命,又说善言古者必合于今:“书中有你能够想到的几乎所有东西,青年时、中年时的心境不同,但是都能够在书中找到‘回应’。”

“2003年‘非典’嘛,许多古籍书店都经营不下去了。”郭云龙回忆说,当时很多店都转行做了其他生意。其间也有朋友劝他,转行做字画的收藏生意,但他却拒绝了,因为郭云龙觉得,这不符合自己的兴趣,也不符合自己的初衷。

图片 1 古籍市场 CFP供图

入行

 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 图/受访者提供

郭云龙说,随着时间推移,存世的古籍必然会减少。

  尽管刚赚了158万元,但郭云龙说,开古籍书店肯定不能大富大贵,“也就能够维持一家人的开销。”往往这一批古籍才卖了一笔钱,很快这笔钱又变成了另一批古籍。所以,能够真正留下花的钱,就是生活的开支。“书贩真正的价值就在传承文明。”

与收购其他古玩不同的是,郭云龙几乎没有到乡下去收购古籍。“以《四书》《五经》为例,到乡下肯定也能够收购到这些书,只不过这些是乡下的私塾自己雕版印刷的,收藏价值并不大。同样是《四书》《五经》,如果是以前朝中大臣,甚至是王公贵族雕版印刷的,就会精美许多,而且数量很少。所以这样的古籍收藏价值也就比较高。”

  “如果真到了无书可卖的那一天,书店是不是就做不下去了?”郭云龙说,虽然自己的书店99%是古籍,但是仍然会留出来1%,用来放一些古籍的衍生品。

郭云龙操着一口还算标准的普通话,经常会到全国各地去收书,收书一般是靠朋友介绍,如果单靠碰运气“淘宝”,几乎是碰不到的。

  说起书店经营比较困难的时期,郭云龙第一时间想到的是2003年。

郭云龙说,收藏字画与收藏古籍不同,无论知识水平如何,鉴赏能力如何,大众都能够接受(真正艺术鉴赏家才能博采众长),但是,收藏古籍的人基本都是文化层次较高的,“只有真正读得懂,才会去收藏。”

  郭云龙说,在成都当地,开了二十多年的古籍书店,如今只剩下两三家。

随后,他便开始尝试购买一些古籍,然后再试着去卖,“第一次买了机关处理的五千多册古书,但也算是正式入行了吧。”

  因为坚持,在那段最艰难的时期,郭云龙的小古籍店反而迎来了它的机会——收购了一部分倒闭书店的古籍。正是这部分从大书店收购来的古籍,奠定了自己书店发展的基础,也让书店进一步扩大了影响力。

耳濡目染之下,郭云龙也有了读书的兴趣。可惜那些书籍,在邻居家失火时被殃及,都烧掉了。

  但当碰到自己感兴趣的书时,郭云龙也会选择细细地品读,琢磨其中“滋味”。对他来讲,读书是一种最高享受。

“如果真到了无书可卖的那一天,书店是不是就做不下去了?”郭云龙说,虽然自己的书店99%是古籍,但是仍然会留出来1%,用来放一些古籍的衍生品。

  “真假易辩,版本难辨”

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

  郭云龙说,与字画、珠宝等古玩的鉴别真假不同,古籍需要辨别的,是版本的优劣。

传承

图片 2 郭云龙收藏的古代年画。

1992年,新中国第一次国际拍卖会在北京开槌。远在四川的郭云龙关注到了这场拍卖会。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拍卖会上除了拍卖的玉器珠宝外,还有古籍,“古籍还能拍钱?”

  说起“玩”古籍的经历。郭云龙说,他家中有许多书籍,但说不上是藏书,大部分书籍都是“通俗本”,根本值不上什么钱,“家里人就是爱看书而已。”

郭云龙说,自己在书中读到了许多人生,也感悟到许多人生道理:“善言天者,必有验于人;善言古者,必有合于今;善言人者,必有厌于己。”

  “2003年‘非典’嘛,许多古籍书店都经营不下去了。”郭云龙回忆说,当时很多店都转行做了其他生意。其间也有朋友劝他,转行做字画的收藏生意,但他却拒绝了,因为郭云龙觉得,这不符合自己的兴趣,也不符合自己的初衷。

在成都的古玩市场,他开了一家小店,专门收购各种古籍,然后卖给有需要的人或机构。

  尽管书店的生意已步入了正轨,但书店生存的“危机感”却始终萦绕在郭云龙的心中。原因是,“古籍都是不可再生的。”

机遇

  与收购其他古玩不同的是,郭云龙几乎没有到乡下去收购古籍。“以《四书》《五经》为例,到乡下肯定也能够收购到这些书,只不过这些是乡下的私塾自己雕版印刷的,收藏价值并不大。同样是《四书》《五经》,如果是以前朝中大臣,甚至是王公贵族雕版印刷的,就会精美许多,而且数量很少。所以这样的古籍收藏价值也就比较高。”

本文由集团文学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古籍“倒爷”:倒卖一本《金刚经》赚了158万